6upgs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七百八十一章 我欲飛身廣寒,妖星不允鑒賞-4bq5m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我斩了……”
周处瞅他语气、溢出的寒气,阴魂都荡了一下,后面的话语咽了回去,手随意比划两下,坐回去,拿着酒杯放去嘴边,话锋一转,“……一条猪婆龙罢了,好家伙,你们是不知晓,当年我追了它几十里,在江河之中跟它打了三天三夜,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终于还是把它给斩了。”
那帮聚在一起的阴神,关羽张飞、吕布、公孙獠俱都哄笑起来。
听到这番话的老蛟,被陡然一转的话锋,给弄怔了,半晌都没反应过来,这时感觉被人推了下,偏头看去,一旁席位,四个书生双手笼袖里,缩头缩脑的全身发抖,其中一人哈了口热气,搓搓手,挤出笑容。
“…..这位兄台,不妨先把寒气收一收,这大夏天的,实在受不住。”
一打岔,倒是忘记还要跟那叫周处的阴神理论一番。
“得罪了。”齣将弥漫的寒气迅速收回体内,倒了酒水朝四个书生告罪,那边,王风干了一口,放下杯子,朝另外是三个兄弟道:“国师请我等赴宴,怎的也要表示,而且陛下也在,正好是展示我四人才华的时候。”
另外三人点点头,附和道:“兄长说的是。”
“那要展示什么才华?”
“是有些犯难,我等四人才华横溢,会实在太多。”
“不如各自吟诗作赋一首。”
“这个拿手!”
“那还等待何时,走,赶紧上去!”
王风一拍桌子,拉着三人衣袖起身出去,生怕被人抢了先,迈出半步,身子陡然被撞了一下,直接扑去案几上,与三个兄弟滚做一团。
那边,一个瘦喽吧唧的少年跑到宴会中间,根本在理会李渊的眼色,叉着腰昂起下巴,望去那边东汉末年的群英。
“我叫李元霸,力气很大,武艺也很厉害,但今日就不比武了,你们谁力气大,不妨出来比划一番如何?”
一众阴神看着一个半大少年,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齐齐抬手指去那边埋头独自喝酒的身影。
“他!”
坐在席间的李渊望去,瞬间打了一个激灵,朝中间的少年喊道:“元霸,回来,不得胡闹!”
少年哪里肯听,理也不理会身后的父亲,走去那张案几前,朝独自喝酒男人又喊了一声。
“我叫李元霸,他们说力气很大,可敢和我较量?!”
呯!
酒杯自手中重重,垂散的发丝下,项羽缓缓抬起脸,盯着面前不到胸前高的少年,咧嘴笑起来,爽快的应了声:“好!”
酒杯丢去地上,单手扣住案几下方边沿,随手往上一掀,沉重的案桌‘呼’的一下翻滚冲去夜空,退到中间的李元霸也高高抬起一条腿,侧蹬去天空,呯的将它托着,脚掌一翻,压去上面稳稳按在了地上。
项羽赞赏的点点头,终于有了一点兴趣,起身过去,半跪蹲在案几前,手肘压去桌面,朝少年勾了勾手,“比力气吗?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整合我意!”李元霸撩起袖子,在另一边蹲下,纤瘦的胳膊跟着压去桌上,握起拳头与对方掰起手腕。
两人双臂接触的一瞬,案几瞬间吱嘎响咚,都在两人角力下疯狂抖动,看得一帮阴神,还有宇文父子都瞪大了眼睛,想不透这半大孩子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就连陆良生一时间也忘了跟杨广说话,专心看着自己这个小徒弟与西楚霸王比拼力道。
娱乐之子
不过,他倒是觉得李元霸是赢不了的,一来项羽本就力道极大之人,二来现在已成阴神,不存在力竭一说,何况身上还有神力,就算成阴神不久,那也是神力,凡人力气再大,终究耗不起。
果然,刚想到这,那边一人一神下面的案几噼啪一声巨响,碎的四分五裂,李元霸也被甩出半丈远,在地上翻滚两圈,卸去力道后,呈半跪姿态停下,脸上还有带着不服气,起身嚷道:“不算,你有神力在身,非我输了!”
“元霸!”李渊拍响桌子,他这儿子就这倔脾气,既喜欢,又伤脑筋,呵斥了句后,又朝那边的项羽拱手告罪。
“还望霸王莫要计较,他还小,不懂事。”
“我哪里还…..”
李元霸上前两步,刚开口,那边陆良生将他话语打断:“元霸,回去坐下,为师之前教你的忘记了?不管何种方式,输了就是输了,要用于承认,下次在讨回来就是!”
“哦。”
少年嘟着嘴,踢了一下散落地上的碎片,这才转身回到父亲身边重新落座,陆良生见他模样,叹了口气,要不是想要学道,肯耐着性子听自己,换做旁人根本压不住。
想着,一挥袍袖,将地上碎裂的案几化作星点,在项羽原来的位置上重新凝聚,朝对方拱了拱手:“霸王且安座。”
话语间,陆良生重新起了声乐,看着这么多阴神、友人,喝了些许酒水,也有了微微醉意,高兴之余,拿出毛笔起身,在杨广、宇文父子视线里,朝天空挥袖勾勒。
“今夜欢聚一堂,光有繁星,没有明月如何使得!”
宽袖一拂,遮掩半轮清月的夜云,像是被凭空擦去一般,露出圆圆荧黄,笔尖随手一挥,众人眼里,远在天上的圆月好似被拉近,在眸底忽然放大,看得坐在檐下的明月小嘴都合不拢,想到什么,连忙跑去楼里后厨大叫。
“猪叔!快出来,你家月儿要下来了!”
狼妻 鈅玄
闻声而出的猪刚鬣,系着围裙手里还拿了锅铲,火急火燎的跑了出来,望着那轮圆月,一时间有些失神。
“夜似屏风,星似海,珊珊玉树广寒前,烛光孤影藏蟾宫,不记人间是何年……”
那边,陆良生借着醉意,口中念着诗词,笔尖游走,照着放大的荧荧皓月,隐隐勾出一座宫群的轮廓。
“……玉兔捣药,桂拾露,殿前琼液杯对月,红袖楼头夜长舞,飞身疑到广寒宫。”
众人正听着诗句,陡然眼前一花,整个广场四周宫殿林立、琼楼环侧,抬首望去大殿正中,书写‘广寒’二字时,一道窈窕身影飞舞长袖,伴着片片桂花瓣缓缓从天而降,随悦耳的丝竹,身形优美洒开红袖舞动。
柔和的月色下,衣裙、长袖飘飘,犹如水面荡起涟漪,飞旋扩散,闪过一抹难以说出的美丽。
“月儿…..”猪刚鬣出神的呢喃。
席间的项羽好像忆起了往昔,某个女人在帐中也是这般为他而舞,轻轻抿了一口杯中酒水。
“……虞姬。”
纵横睥睨天地之间,也不胜这人间一场醉。
…….
星月如常,悬在夜空之上。
远在千里之外,一个光脚的小人儿没有瞌睡的品着手里的糖葫芦,一蹦一跳没个方向的在走。
某一刻里,他停下来,目光望去月辉笼罩的前方,传来沙沙的轻响,片刻,一具尸体趴在地上像是被什么东西拖动着从林子里滑进月光,从拿着糖葫芦的孩童面前,径直滑了过去。
他眸底,倒映出的,除了不知哪儿来的尸首,还有藏在里面的一抹红光一闪而过。
“妖星……”
……
夜色渐渐过去,星月隐去云后,天地化作青冥颜色,热闹的万寿观变得安静了,喝醉吃饱的众人趴在案几上呼呼大睡,阴神东摇西晃走去阁楼化作阴风转去神位。
杨广也该回宫了,陆良生挥袖扫开满地狼藉,将他送到石阶,由过来接应的宦官搀扶着跌跌撞撞走去下方山门。
“还在看什么?”蛤蟆道人没有喝酒,看到徒弟站在那边不动,负着双蹼走了一侧,师徒两人并排站在那里,望着天上渐渐消失的星光。
“在想补天,还是天上那帮神仙这个时候是不是暴跳如雷?”
陆良生摇摇头,脸色醉意褪去了不少。
“其实什么也没想,只是想看看,夜色下的长安,这个时候城中无数的百姓都还在梦乡里,他们永远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即将要发生什么,这种什么也不知晓,不知好事还是坏事。”
他脸上笑了一下,正欲继续说话,忽然停下,正等他下文的蛤蟆,偏头抬起视线:“怎么不说了?”的话语里,就见陆良生笑容收敛,一手捂去了腹部。
“良生?”
一旁,陆良生脸上泌出了一层汗水,牙关紧咬挤出一声:“妖星……在体内发作了。”
下一刻。
身形摇晃,猛地栽倒了下去。
“良生!”
“公子!”
蛤蟆道人拍去他脸颊,远处阁楼的红怜大叫一声,飞身冲了出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